诚博国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诚博国际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7 02:18:3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日,上海通报了两例本地输入性新冠肺炎病例。20日晚间,上海新冠肺炎医疗救治组组长、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发布微博称,两名患者来沪时均没有症状,而后相继被确诊。在疫情新常态下,此后各地逐渐会有偶然散发确诊病例是大概率事件,大家应该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觉得也有。这一届美国政府的组成,第一,是商人政府,里面很多人是做生意出身的;第二,有很多骨子里反共的右翼人士。疫情来了之后,他们找到这么一个机会,以此说事。“封城”这些行之有效的方法,都被贴上了“威权”的政治体制标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近,一篇名为《资深外交官袁南生:疫情改变世界秩序,防止发生战略误判》的文章在网络流传。其中提到,要避免最坏的局面发生,尤其要防止对美误判,误认为美国已衰落……在自媒体时代的今天,外交人士面对公众声音,既要了解和尊重民意,又不唯民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是特朗普的一个政绩,他要以此拉美国人民给他投票,他很重视这个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,日本民意普遍反美,没有一个日本人对美国有好印象,纷纷要求对美宣战。谁愿意与美决一死战,谁就是爱国;谁反对,谁就是卖国贼。没有人敢为不与美国开战说话。日本老百姓没有认识到,日本的国力不足以支撑同时与中美两个大国宣战,这等于自掘坟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会走向“新冷战”吗?这是最近大家讨论很多的一个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评价外交成不成功,不是说硬的就是成功,软的就是不成功。对美国的判断对还是错,在于判断是真的还是假的。一个判断成不成立,合不合乎事实,这个跟软和硬是不挂钩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为外交为国家利益服务,国家利益不能简单等同于民意。民意的任何承载者、任何提出者、任何表达者,他的处境、教育背景、知识结构、看问题的深度,都不可能比专业的外交人士看得更深、更全面,这就决定了外交应该不唯民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美国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4月底的民调显示,66%的受访美国人对中国持负面看法,90%的美国人认为中国影响力和实力是一种威胁,60%认为是主要威胁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该以什么姿态应对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远程请到了他的几位外交学院 “院友”,还有一位在旧金山伯克利大学读书的中国留学生,袁南生曾做过中国驻旧金山总领事馆的总领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