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购平台-欢迎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易购平台-欢迎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31 10:39:0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疫情爆发以来,我国很多地区的疾控中心、医院、社区疫苗接种工作暂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光认为,“历史经验告诉我们,无论是新冠还是其他传染病,没有哪个传染病靠群体免疫可以控制,都是靠的计划免疫来控制疾病的流行,即指有计划地进行疫苗接种预防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报告指出,新型冠状病毒全球大流行已经在公共卫生领域造成了新的次生影响——目前至少有21个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和地区报告称,新冠疫情导致的边境关闭和航线中断,已导致常规疫苗的短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新冠病毒疫情之后,由于担心带孩子接种疫苗有风险,以及以前有关疫苗风波的影响尚未完全消除,让家长产生疫苗犹豫。”国家卫健委新冠防控高级别专家组成员、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教授认为,疫苗犹豫也是我国这段时间疫苗接种率下降一个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接着,文章分析了美国医保短板的原因,指出正是美国联邦政府对此次健康危机不专业的指挥所致。文章批评称,“简直不相信华盛顿方面为我们做出健康决定”,让成千上万的官僚负责美国医疗保健,并且这些人部分毫无医学背景,这本身就毫无道理。文章批评,“全民医疗保险”将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公开收购美国的医疗保健,使全美家庭的医疗决策掌握在政客手中,而不是医生和患者手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光教授介绍,在我国实施计划免疫前,麻疹、天花、白喉、百日咳的自然群体免疫,都未能阻止传染病的流行。例如1959年,有900多万例麻疹患者。然而,大规模人群感染,小比例人群死亡的群体免疫并没有控制住传染病连年流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宝宝在6月龄时接种了第一剂A群流脑多糖疫苗,按照接种程序,今年3月份本应该接种第二针。受新冠疫情影响,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疫苗接种暂停了近两个月,直到4月底才在线上预约到5月18日进行下一针的疫苗接种。”河北省石家庄市赵先生告诉健康时报记者,第二针疫苗推迟了2个多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民主党人提出这一要求时,美国的死亡病例已经超过9.3万例。特朗普必须签署公告来下达命令。目前还不清楚他是否会这样做,因为他和民主党领导人在应对疫情的问题上发生了冲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除了在疫情上互相谩骂外,佩洛西和特朗普在是否可以通过邮寄投票参与大选上分歧严重。佩洛西周三提出为邮寄投票拨款36亿美元的提议。不过特朗普认为邮寄投票容易造成选票造假,还对计划实施邮寄投票的密歇根州和内华达州发出威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现在是时候关注除新冠以外的传染病了。”曾光教授研判,新冠疫情后,其它传染病暴发风险依旧存在。